Joyce_灵鑫

颜绯樱。

【此生唯爱自己,喜与杀戮共舞】

码文cp向不定,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不存在大纲。

个人热爱向死而生,那么是时候了。

论恶龙的养成方法

这是一个关于魔王和恶龙的故事。

没有达拉崩吧的事情。没有。


————————————————————————


1.魔王驯服了一条恶龙。大臣们是看着魔王把因缔结契约而消耗大量精力维持不了龙形而幻化成人类状态的恶龙抱回魔王城的。


2.恶龙被魔王拿斗篷裹了里三层外三层。魔王像是怜惜的把恶龙交给了旁边的侍从,让他带去留给未来王妃的房间好好休息。


3.大臣们都在恭喜魔王成功驯服了已经好久都未出现在大陆上的龙。


魔王看了他们一眼,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这是未来王妃,好生供着。逆者,死。”


大臣们:???


卧槽,坠入爱河的魔鬼真可怕。拐回来的好像还是稀有龙,不错。


4.恶龙龙形是通身深蓝色的。逆着太阳龙鳞闪着金光,龙眼还是暗红色的,特别好看——化成人形之后也是。魔王看了看天气,思考了一下带着恶龙出去了。适合人,啊不,龙舒展翅膀的好天气。


“这哪家的小姐姐啊,我抱走了。”


然后恶龙就以十分同情+有那么一点点嫌恶的表情看着魔王。也没打算收起翅膀,就这么走向魔王—风吹着深蓝色的发丝,暗红色的眼睛也是略带着一丝蔑视—毕竟是最为稀有的龙族,这样趾高气昂的神态出现也是再合适不过。魔王却看着这样的恶龙有点心动。


“呵,小爷比你早出生那么3年而已功力就能绰绰有余的灭了你。”


魔王:????。


这是要被家暴的节奏,安排上了。

不过龙美人还是很养眼的,诶嘿。


5.其实恶龙是有点不习惯这里的。


一来是仆人总会尽心尽力把她的一切照顾好,这总比她之前那种碾压挑战者的刺激生活要拘束的多。

二来是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有人跟着。…她就是条没法维持龙形的龙,还能跑了不成?而且还要穿着厚重的服饰—珍珠宝石在身上坠着导致了行走不便。甚至她有好几次都快要踩到落地的裙摆。好像魔王还挺乐在其中的看着自己对于如何穿上长裙发怵然后可怜兮兮的求助。


哦对,感到不自在的还有因为这个魔王的原因。


一开始还没有什么,缔结了契约也只不过是承认了这家伙的实力。也是因为和对方契合度过高而导致自己承受不住昏迷。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舒适但绝不属于自己的床上。


嗯,出去之后还被那堆恶魔叫了王妃。


你们魔族都是这么玩的吗,恶龙式懵逼。


6.“魔王,我们打一架吧。”


…哦靠,终究躲不过家暴事件么。

完全认栽的魔王没打算还手,看着恶龙拿着随手拿到的匕首冲过来,反倒是很淡然似的张开双臂。


然后就感觉到怀里好像有什么撞了过来,紧接着是金属落地的声音,以及恶龙的一句


“…你是不是傻,这么近都不知道防卫?”


真是毫无保留的,满满的嫌弃感呢恶龙桑。


魔王倒是不在意,将人抱在怀里揉了揉头发,手感好到过分…真是像极了猫儿而不像是龙。


“我要是还了手,不伤到你还好,若是伤到了你我心疼。”


缩在怀里的小家伙好像害羞了呢,真是太好了。至少比平常的小恶魔样子要好上太多。


7.魔王每晚都会直接去恶龙房间或者是把人给从房间抱到自己房间睡觉。


美名其曰有王妃给自己暖床为什么不睡呢。恶龙自然也反抗过,之前在峡谷之中从来都是单打独斗,睡觉自然也是在自己的洞穴里盘上一圈,又没有什么可交的朋友也就没必要维持人类的形态。所以在一开始被魔王抱着睡觉时做出了极大的反抗。


可后来慢慢地清晨醒来时,明摆着的是自己抱得更紧一些。自然而然的,这种反抗显然是无效了。


但恶龙可不会认栽,她可是龙啊,魔王再怎么强大……

……那她是王妃也总得听她的吧???


8.所以,龙小姐就在某次魔王出巡夜里晚归之时跳窗飞出魔王城跑路了。


当魔王回来时,桌上只留了张字条:


“小妮子,想追我,你还差的远呢。”


————————————————————————


★咕咕咕了好久真好玩,诶嘿。

★是和自家cp某晚打电话突然玩梗想出的产物

★可能有后续,看我啥时候不想咕咕咕了。


“老婆饼又没有老婆。”
“可做老婆饼的可以变成老婆啊,凡事都有因果关系的。”
“…可我不会。”
“那你会做什么?”
“先生,我可以做你老婆吗。这是我最擅长的了。也是我唯一技能点满了的。”

【Identity Ⅴ/双杰克】论迷你杰克到来的二三事①

#私设有
#同体水仙有
#ooc有,他们属于彼此
#cp向为 开膛手×金纹大触

————————正文开始————————
今天是裘克值早班的日子。带着昨夜的疲惫金纹选择了在柔软的床铺上休息。空气中还能闻到不确定的暧昧味道,可这丝毫无法打动床上的人。

窗外的鸟儿已经在鸣叫了。难得的晴朗天气。金纹在床上翻了个身,阳光撒上金色的发丝,一点点下移,拨开人的眼帘。左手似乎摸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发出了细微的气声。

早已确认过先生并不会因为纵欲过度而不按照自己的生物钟作息。金纹便坐起来,腰部微酸但并没有痛感,半眯着金色的眼睛打量着床上的小物件。

小家伙确实和先生长得相像,只不过衣领处别着玫瑰花而不是先生的领带。布偶柔软的触感确实很好,左手的指刃倒是硬质塑料,没有那金属的冷冽寒光,显得倒是个小巧可爱的装饰,没有什么威慑力。

见到金纹打量着自己,小家伙倒是哒哒哒过来拿手臂(如果这算是手臂的话)环着金纹的手指,金纹将手掌摊开,小杰克就跳了上去。待金纹将它举到面前时小杰克才进行了下一步举动。

——它用脸颊轻轻碰了金纹的脸颊,随后退后,从身后拿出了一枝小巧的玫瑰立到金纹面前。
~
“先生,您是否看见…”
开膛手看到房间的情形闭了嘴,早在刚刚走廊遇见美智子时他便看到了小姐肩上的小巧东西,他有预感可能有个来访者正在哪里等着他——没想到它就在这里,甚至还在撩拨自家绅士的心弦。

“找到你了——非礼勿视。”
开膛手压着将这个小布偶撕成碎片的想法,将它提起来不顾它的抗议放进了床头柜。然后单手撑在床上,挑着还在出神的人儿下巴,俯身在人唇上啄了一口。

“先生,早安。这是早安吻,可还满意?”
“…当然。”

【HTF/觉红觉】几个小段子

#日常向,分段不衔接
#Fliqpy与Flippy是两个人
#觉红觉互攻
#ooc有
#HTF好久没写了真的没问题吗
——————=分割线下为正文=——————
【一】
Splendont提出了外出购置日常用品。
这也无妨,原因在于家有熊孩子,食物总是消耗的快一些。
Fliqpy表示明明床的耐久消耗的更快。

【系统】恭喜玩家【Fliqpy】获得【Splendont的白眼】×1
-
不管这个金眼熊是否同意,总之Splendont就是拽着人出去了。
-
“哟,怎么了,面罩侠先生看见这样红嫩可爱的小果子站不住脚了?”
Fliqpy恶劣的笑着看向旁边的Splendont,生怕人不知道这恶意是专门冲他来的。
“没有,鲨鱼牙先生。比起看见番茄酱就差点暴走的家伙,我还是能控制住自己。”
Splendont说完趁着Fliqpy愣神的时候绕了几个货架没了影。Fliqpy悟出Splendont话里的含义以后朝着刚刚人离开的地方竖了个中指,骂骂咧咧的走到那边。
-
“妈的。今天晚上等着,我不干你就见鬼了。”
“谁干谁还不一定——Damn it.”
话还没说完就被军刀柄硌了腰侧当众落了人怀里。
谁说穿军装的人就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的。
我去他妈的。
——
【二】
Fliqpy看着Splendont把脸上的血迹带着嫌弃拿纸巾抹掉。他深知Splendont讨厌这样的颜色——即使是他的代表色。
-
“Splendont,你看,这孩子身上的颜色和你多像。”
Fliqpy恶劣地笑着将被自己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女孩子像是拎小鸡儿一样拎到Splendont面前。天知道女孩身上滴落的血液是否又滴落在了Splendont身上。
-
“啧。”
Splendont冷眼盯着拎起正逐渐失去温度的女孩的,那个恶魔般的家伙,而Fliqpy撇撇嘴知趣的放开。
啪嗒。
这是失去了生命的肉块掉落在地上发出的沉闷声音。
-
Splendont嫌恶的将脚边的肉块踢开,他在懊恼又要重新刷洗鞋子。在这之后又要帮人蒙混过关——只要没人再次问起。

“Fu*k off.”他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像是第一次*一样把那个脸上挂着恶魔笑容的家伙按到墙上亲吻。

扳回一局。
——
【三】
Fliqpy很少看到Splendont脸上出现异样的神情。

“Dont,我刚看到Splendid那家伙了—真是怪异。他居然没有戴红眼罩。真有趣,那家伙眼睛居然是和你的一个颜色。”

“…”Splendont没说话,抬眼看了看人,“眼罩黑的?”

“是啊—怎么?觉得小镇英雄终于发现自己并不擅长救人而感到欣慰?”Fliqpy笑着露出尖牙,“我可亲眼看见他杀了小孩子。”

“那家伙我劝你别靠近。”Splendont抬手弹了Fliqpy的脑门,“我可不确保金眼熊会不会被一句‘蝼蚁一样’给激怒。”

“怎么——吃醋了?”Fliqpy从善如流地把人揽到怀里,凭着身高优势将人压到墙上。

“你应该庆幸你的同伙没有变成那样,idiot.”Splendont皱了皱眉,迅速用膝盖将人顶开,推到一边。

“你这样会失去终生性福的”
“那也比二话不说就强来的好。”
——
【四】
Lumpy找来了。那个看上去温文尔雅又不乏本为死天王之首的庸医很自然的带着探究的目光询问着Splendont.

这让Splendont感到不适,有种被盯着的不自在感。

“好吧,看样子就是这样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您和Fliqpy什么关系?”

“挚友。先生,你似乎了解什么。”

“嗯?我只是个医生,怎么会知道呢——”

毫无营养。Splendont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起身将人送出家门
-
“怎么?找大爷有事?”
Fliqpy看着直接将他房门踹开的Splendont,笑了笑继续擦拭军刀

“Lumpy刚刚找我了。”
“什么?那个庸医?——他找你干什么”

金色的眼睛里透露着杀意,恰好对上平静如水的暗红又只能敛去大部分。

“我对你们内部不感兴趣。他只是询问了我们的关系。”

“你怎么回答他的,妈的—这家伙居然找上门来!他就对Mole和Splendid视而不见!?”

“我想是你的手法太过残忍。”Splendont迅速说完并且对于Fliqpy接下来的那句“你收尸比我更残忍”当做耳旁风。
“我说我们是挚友。”
-
“近乎完美的回答,那个愚蠢的庸医想不出来。”
“你真觉得他愚蠢?不过我有个地方说错了。应该是恋人。”

————————————————————————
●事实证明,人老了文力会下降
●我都这么久没写了,哭了。
●然而列里并没有金眼熊能找我,而且我频繁跳坑。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彻底说出了实话,内心是个冷血的家伙。
冷血到自己都可以杀掉。
戳人痛处可真是有趣啊。

想死的念头一步步加剧。
看着手里的水果刀发呆。
我向死而生,是时候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有活下去的欲望对不起
能淡然说出冷血的话对不起
不需要活在这世上对不起
作为人活在这世上对不起
我本身就是废人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啊……
很快就会结束的…
求你,帮我了结…
今晚的月亮很漂亮,
风也很大
…吹不走的,我的所有污垢
…带不走的,我本该去往深渊的灵魂

…我就是这样该死的存在。

(cp向注意)【现欧】

我本以为,你可以同我白头偕老,潇洒红尘。
不惧别人目光。
可后来,我却想着
如果未曾相见该有多好。

也许另一个世界,我早已出国留学,成为同学提起的“人赢”。
这个世界里没有能带你去熟悉校园的人。
也没有会因为宿舍灰尘太多而洁癖爆发的家伙。
有的只是两个并未相见,只在同学的提及中谈起的陌生人。

【Dangan Ronpa】狭隘空间。

#婚戏

还记得那昏沉而嘈杂的半封闭的空间吗。

南国海域温暖的阳光带着湿咸的海风从那一小扇圆窗里席卷进来,充斥着整个狭隘的空间——一头是你,一头是我。

“好无聊。”

那时我说的对象是这个世界,也包括你。我似乎过早的下了定论,不过这不影响我未来的判决。尽管我已经站在“全部”的顶点,所有事物像花期已过的向日葵变得干瘪留下饱满的果实,我也不屑一顾不予享用。毕竟已经尝到了那是什么味道,腻味了的东西。但眼前名为狛枝凪斗的人,我能轻而易举的分析出一些东西,又被某些意料之外的因素打乱了阵脚。人们通常形容这种情况为"猝不及防"或者是"命中注定"。这也让我回想起曾经在那间令人不快的教室里,脸颊上浅浅的那道血痕。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是个无聊透顶而卑微可怜的家伙;我的直觉对我说,他是下一道刻在你心脏上的意外伤痕。最后什么感情和回忆也没有的只剩下无数才能的神座出流,合上双目,让真相凑在自己耳边小声道,

"直视他。还有你。"

谁在乎在海浪颠簸的船舱里发生了什么呢,反正也没人知道。单调而恼人的机械声在我们到达旅途终点前从未停过,听不见甲板上来来回回杂乱的脚步声,也掩盖了一些紊乱的呼吸声。我放弃了思考,对这个无趣的世界和游戏的思考,还有对那位超高校级的幸运的思考。因此当对方自以为是的贴近过来时,我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推测的时间大约是午后三点左右,我双手交叠摆在腹部,有几缕长发不服帖的蹭在脖颈和脸颊旁边,但那种瘙痒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我闭着眼,一片漆黑,船只嘈杂的声响仿佛也不见了,阳光锲而不舍的想透过眼皮渡给我光亮,有人逆着光拨开我额前的碎发握在掌心里,又贪婪而小心翼翼的的凑近留下扑面的温热呼吸。我想象我突然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一定是一双不算那么无聊的漂亮的灰绿色眼睛,还有衬衫与外套下裸露的近乎病态的白色肌肤。

我本可以伸手触碰,或是推开,但我没有,也没有投以目光。

吱呀作响的噪音和不知疲倦的海涛声还在继续,像是被拉回现实一样,我的声和色回来了,并清晰的感受得到他还在,维持着几秒前的动作,在我身边。

我想。

离我们要去的地方似乎路还很漫长。
————
.擅自把专神座的婚戏搬了过来。
.毕竟之后就不可能再见到了啊,即使我很爱他。
.他真的是最好的。
.晚安,我的937。
.愿你在那里有个美好的梦境。

同人文的真相

ooc真的不是自谦我确实…不过很棒!

Ververg:

全中😂😂😂
去年的TF在撸完大纲并且把后半部分和结局告诉挚友以后就……没有然后了😂所以当一个文手特别急切地告知你后半部分大纲及结局的时候你一定要十动然拒,不然这文就没下落了
想想自己当初在贴吧的傻白甜黑历史,至今想不通初中生毫无美感毫无内涵的文笔为啥还有人追……
还需要更多的磨练啊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


【Dangan Ronpa】…Meeting?

#把自己的婚戏发过来我是不是有点xxx
#绝对绝望少女时期.捏造有.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弹丸.神狛属于他们彼此。
#CP向 神狛[注意避雷]

——————————=正文分割线=——————————

来到塔和市的理由?嘛,大概便是为了在这绝望的狂欢之中寻找还弥留在世界上的希望吧。移植了江之岛盾子的左手之后,碰触还未腐烂的白皙肌肤,红色的甲油倒映在灰绿色的眸中与同样灰红的天空造成了绝赞的视觉冲击。冰冷的温度刺痛因绝望早已麻木的神经,提醒着自己。

——这不是完美的同化。也不可能称之为希望。

推动事情去创造希望吧。自己不可能成为希望便塑造一个吧。幕后操纵着一切吧。
就和那个自己又爱又恨的人一样。

“我一直都是幸运儿哦—我叫狛枝凪斗。…不做自我介绍吗?虽然你真的疑似我内心中的希望,但果然我这种渣滓还是想知道你的名字啊。”
“神座出流。”

并不是很友好的会面。但眼前身影与内心中的希望所重合,甚至连全身细胞都在亢奋着。自然而然忽视了现在明明是绝望时期,塔和市更是有大量黑白熊肆虐,生灵涂炭,面前的人却又冒死前来的问题。

但是既然人已经来了,那么必然有他的理由。而这个理由是不必让自己知道的,尽管自己是那么信仰着、热爱着希望。

甚至连这个人曾经与江之岛盾子—那个让自己产生又爱又恨这种复杂情绪的家伙同流合污这件事都不需要在意了。

用“外面的绝望太多了真是太不安全了”这样的理由提出了同住。而对方也只是用那双酒红色的眼睛以能看透一切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总之自己就这么住了进来。

当然自己也深知这段时间不会长久,尤其是在自己还有所剩余的时间和对方有事情要做的情况下。

“如果神座君愿意多说一些的话,说不定就不会觉得无聊了啊—”

在多次听到“无聊”这句丝毫不带任何感情的回复后,像是抱怨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身为希望却这么毫无希望的样子可真是太糟糕了。

当然至于那完全在对方脸上如同孩童般闪亮的眼睛,嗯…当自己的幻想就好,幻想就好。

接连几天都没有可塑造为希望的人出现,大概连灵魂也快处于自暴自弃的状态了。

“苗木困。过几天有人会占领这儿。”
“现在不也是被人占领的状态?”

稍掀起窗帘的一角,外面的黑白熊齐刷刷转过身发出了警报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左眼的红光看的人眼晕,索性拉上窗帘。

“女孩子的名字啊…是那位“超高校级的希望”的妹妹?”

对方没有回话的举动自己权当做默认,终于有了可以塑造成希望的人出现了吗…
想到那即将绽放开来的希望,嘴角便不知不觉翘起了称之为“笑”的弧度。

“今晚过后就分开吧。”

如同一颗重磅炸弹投在身上,稍愣了一下,随即苦笑着

“啊啊果然神座君是厌烦我这种渣滓了吗—可是花费的时间也回不来了。”

不过…给过自己希望的人,却和江之岛盾子是导致一切绝望的共犯…真是极具讽刺?

甩掉脑内的想法,将最近闲来无事时折的纸戒指套在人左手无名指上,看着人笑了。

“随手折的而已,就当做是和神座君的纪念品好了?”

然后硬生生把那句“当然我这种渣滓也不值得神座君记住”给咽了回去,反正今晚也是最后一晚,不用说什么都可以知晓。

令人失望的结局。既不是希望,也不是绝望的可悲结局。名为塔和最中的女孩安静的趴在自己后背上,听着自己说什么“会培养她成为第二代江之岛盾子”“对那个人可是又爱又恨”之类的话语。

与此同时,总感觉有双眼睛正盯着自己。…好像还是熟悉的人?

嘛,兴许也是错觉罢了。

——————————=题外话分割=——————————
※我大概是唯一一个婚戏也不发糖的毒瘤…x
※连接二代0章就当做神座用某种方法让狛枝忘记了x架空的话就…当狛枝真的没注意?x
※诸君我爱神狛!!他们真美好…!

【GF/billdip】主权宣布

#名朋语C专区的梗,啊有用Bill皮发过,在这里发一遍应该没什么吧#
#躺在自己文档的一篇.是的我知道是大写的OOC.有关于和专dip之间的私设#
#CP向 billdip#

第一次的契约 是为了自己的私心
“人人都爱布偶。所以我只需要一只小布偶作为告诉你密码的条件,pine tree”
跳动着蓝色火焰的右手握住男孩的手,契约达成。只不过,布偶则是男孩的身体。

第二次的契约 是为了让你跟随在我身边
“作为你的神明,我自然会始终在你身边,我的信徒。”
蓝色火焰的蔓延宣誓着契约的达成,庄重的如同神父一般正正领结,在男孩额头那个七星胎记上落下一吻。

第三次的契约 是想把你绑在我身边
“身为恋人,亲吻是必须的吧——。Pine tree,你是我的了。”
在男孩唇上落下一吻,将他揽入怀中。如同精明的资本家在对的时期将股份全盘买入一般,眼前的人,的确成了他的爱人。

「Now,you are mine.」
「I'm yours.」
「You are my everything.」
————————————————————————————
·迷之复健,然并卵
·说起来短打真的大丈夫嘛xxx总感觉对不起自己
·啊呀不管——☆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